辣文吧 > 历史军事 > 我是一个原始人 > 章节目录 第七八五章  吹牛一时爽,一直吹一直爽(三合一,求订阅)

章节目录 第七八五章  吹牛一时爽,一直吹一直爽(三合一,求订阅)

    沙师弟坐在土炕上,靠在边上的墙壁上,透过窗户看着在朦胧的月光下对面显得同样朦胧的房屋。

    那几个今天出现在部落周围,行动显得有些诡异的人,就在这间房屋中关押着。

    沙师弟这会儿还没有睡着,就是因为这几个突然出现、然后被他领人一个不落的给捉拿到的人。

    一方面是想要在这里看着,防止他们逃走——虽然那几个人已经被捆住了手脚,并安排有其他人留意。

    另外一方面,就是在考虑如何处理这几个人的事情。

    因为各个部落之间,大多独立生存,平日里一般很少有交集的缘故,所以导致了各个部落之间的语言不怎么畅通。

    而且,这几个人距离青雀部落原本生活的地方更远,因此语言之间的不通也就更加严重了,沙师弟根本就听不懂这些人乌拉乌拉的在说些什么。

    好在在刚刚过了年,在进行铜山居住区‘换防’的时候,有两个从贸易队中‘退役’的人,也来到了铜山居住区。

    这两个人在翻译上面的天分,当然比不上花样翻译人才贸。

    不过因为经常跟着出去,跟外面部落接触的非常多,再加上队伍里还有贸这个花样翻译人才在,因此上,耳濡目染之下,在对外部落的时候,也能进行一些简单的问询这些。

    通过一番显得很是艰难的询问之后,通过那两个原贸易队中人之口,沙师弟大致上知道以下这些信息——

    这伙人不是冲着自己部落来的,他们这次前来好像是为了察看腾蛇部落是不是还在。

    他们部落以前生活的地方,好像距离这里不算特别的远。

    至于更多的事情,就无从得知了。

    不过从这些有限的信息中心,沙师弟还是能够知道一点,那就是这些人和这些人背后的部落,并不是冲着自己部落来的。

    但也正是知道了这些,沙师弟此时才会显得犹豫,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因为,如果这几个人是对自己部落抱有敌意的,那做起来可就简单的多了,直接将这几个人弄成自己部落的奴隶也就成了。

    甚至于还能通过这几个人,再带领其余人一起过去将他们部落里的其他人,也给捉拿回来,一起当作部落里的奴隶。

    只可惜他们不是,那这事情可就有些让沙师弟头疼了。

    因为他内心深处,是很想将这些人都变成奴隶的,因为这样一来,铜山居住区这里,就将会再次多出一些人来干活。

    不论是铜锭和锡锭的产量,还是部落周边的土地开采,都能加快不少。

    但如果这样做的话?那自己部落又和邪恶的部落有什么区别?

    沙师弟陷入到了深深的纠结之中。

    要是自己在大部落就好了。

    这样纠结了好一阵儿之后,沙师弟心里这样想着。

    因为在部落里,不仅仅有智慧的神子,还有巫以及首领在,这些令人纠结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他来考虑,只需要神子他们做出决定,自己来执行就行了。

    而现在,神子、巫、首领他们都不在身边,这里就自己最大,这些东西也就都落在了自己头傻狗。

    以前的时候,沙师弟也曾将在心里想过,像神子、巫他们那样的生活该有多美,现在才明白,这种需要动脑筋的事情,一样是令人感到极度的难受!

    又坐在这里思索了好久之后,沙师弟终于做出了决定……

    夜色宁静,朦胧的月光下远远近近的有着一些虫鸣响起,更是加深了夜的清冷与安静。

    跟沙师弟对门的房间之内,几个被捆住手脚,惶惶不安的人,终于熬不住瞌睡,相继睡去

    就连那个腿上中了一箭的老原始人,最后也睡着了……

    “吱呀~”

    时间在睡梦中悄然流逝,等到再睁开眼的时候,夜色已经随着流逝的时间无声退去,光明再次降临人间。

    有光亮从被树立的窗子里透漏进来,也顺便被窗子分割成了一道道的空隙。

    刚刚降临的清晨,继承着夜色的宁静,又引领着白日里将要达到的喧嚣,将宁静与喧嚣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

    是那种多一分太过吵闹,少一分又过于安静的的刚刚好。

    在这样的时候,从外面牢牢插上的房门被从外面推开,吱呀声里有人自外面走了进来。

    房间之内睡着的人惊醒过来,抬头看着走进来人,短暂的迷茫之后,安静的心头立刻就被恐惧和忐忑所充满。

    几个被捆绑住的人,挣扎着坐起,身子往后缩着,极为恐惧的看着走进来的这个人。

    他们记得很清楚,昨天就是这个家伙,带着人将他们给一个个的都给捉到的。

    这时候,他又过来……

    想起恐怖的腾蛇部落残暴的行径,以及部落之间所流传的关于腾蛇部落的消息,这几个人心里更加的心焦。

    现在正是清晨,需要吃食物了。

    这人这时候过来,自然而然的很容易就让他们联想到被吃这件事情上。

    尤其是那个腿上中了一箭的老原始人,心中更是恐惧的厉害。

    因为其余人都只是听说过腾蛇部落的残暴,而他,可是真真切切见过他们是怎么将人杀死然后吃肉的。

    昨天被抓住之后,这个老原始人以及另外五个人,就已经认准了抓他们的人就是那个邪恶的腾蛇部落的人了!

    因为能够在腾蛇部落原来的洞穴不远处生存,并且还这样的强悍,除了那个邪恶而又强大的腾蛇部落之外,老原始人他们实在是想不来还有哪个部落会在这里,并且这样的强大。

    就在老原始人他们充满了恐惧的时候,昨天这个将他们一一捉回,看起来极为凶神恶煞的人,却咧开嘴朝着他们无声的笑了笑。

    这让老原始人几个,心里变得更加恐惧了一分。

    因为这个笑容落在他们眼里,看起来实在是太过于吓人了。

    而露出‘恶魔微笑’的沙师弟却没有这样的觉悟,此时的他,还在为自己和善的笑容感到一些陶醉。

    因为他在露出这个微笑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是巫一边往兔子圈里撒草,一边露出慈眉善目笑容的情景。

    这让他觉得,自己刚刚的这个笑容,已经有了有了一些巫慈眉善目的影子。

    这样笑了笑之后,外面又陆续走进来了几个人,其中走在最前面的两个,就是两个昨日像他们问话的原贸易队中的人。

    一看这架势,老原始人几个变得更加恐惧了。

    这妥妥的是要将他们都给拖出去吃掉的节奏啊!

    在沙师弟的示意下,这两个原贸易队的人,开始向他们传达来自于青雀部落的善意。

    只可惜,老原始人几个过于害怕,根本就没有心情去看两个人比划的是什么意思。

    再加上这两个人也不是花样翻译人才贸,所以一番连比划带蹦的弄了一身汗也没有什么效果。

    看着这几个缩成一团只顾着瑟瑟发抖的人,沙师弟顿时也就没有了再让俩个原贸易队的人向他们传递善意的心思了。

    心情郁闷的他,招呼了一声其余的人,就弯腰拉住抓住一个人的胳膊,连拉带拖的往外走。

    其余几个人也都跟着纷纷动手,或者是拉,或者是抬的将几个恐惧的直嚎叫的家伙往房间外面弄去,跟随着沙师弟的脚步,一直来到厨房门口方才停下。

    这时候是清晨,厨房之内正有人在做着食物,火焰升腾之间,有热气冒起,同时还有一些饭菜的香味飘散开来。

    虽然不太明白这个部落的人,为什么要将那圆形的石头柱子架在火堆上用火使劲的烧,但是老原始人以及另外几人还是能够看出来他们这是在做食物的。

    看到眼前的这情形,再回想之下曾经在邪恶的腾蛇部落洞穴之内曾经经历过的事情,老原始人心里顿时就毛了。

    如果腿脚完好,他还有把握从这里凑着机会从这里跑出去,但现在,他的腿已经被那种小小的、但是却锋利异常的树棍给弄伤了,根本就跑不快……

    将几个人丢在这里之后,沙师弟除了让人持着武器在这里看着他们之外,再没有交代其余的事情,而是静静的等待着厨房里的食物赶紧半熟。

    没过太久,就有人开始将陶缸里面的煮好的饭食往盆子里舀。

    早晨的饭食很简单,就是将切碎的野菜、一些弄碎的咸鱼干和淘洗干净的小米掺在一起熬煮出来的。

    一盆盆的粥被端到了厨房外面的空地上,同时被弄出来的还有两藤筐的碗筷。

    这里是铜山居住区的人平日里吃饭的所在地。

    天晴的时候就在外面吃,天气不好的时候,盛了饭之后,就回到各自睡觉的房间坐到炕上,或者是直接就在不怎么宽敞的食堂里食用。

    沙师弟见饭已经准备好了,就敲响了腰里挂着的梆子。

    分散在院落里忙碌着的人,听到梆子声之后,纷纷往这边汇集而来,然后由沙师弟亲自掌勺给众人一一盛饭。

    盛饭可是一个极为重要事情,尤其是在食物极为匮乏的年代。

    遇上那种把抖勺练到神乎其神的赖孙打菜之人,能让人气的将手里碗扣到他头上。

    沙师弟当然不会这样做,一碗碗盛的都非常的公平。

    盛好饭之后,众人都端着碗开始稀里哗啦的喝了起来,没有再去刻意的看管这六个被捆住手脚的人。

    看着眼前这一幕,纵然是处在恐惧之中,老原始人心里也不由的升起了疑惑之色。

    这些人都已经开始吃食物了,看来应该是不会吃自己几人。

    可要是不吃的话,他们将自己等人带到这里又是在做什么?

    不过,他们的食物,闻起来是真香……

    老原始人的恐惧外加疑惑不解,持续了一阵儿之后,变得更加惊疑不定了起来。

    因为在他看来这群应给是极为穷凶极恶的人,在吃完食物之后,居然用那种看来有些奇怪,但是却非常精美的石头东西,给他们端来了食物,每个人的身前都有一个。

    他看的很清楚,就是那个用奇怪的武器将他的腿弄伤的人下达的命令。

    这样的食物是给自己等人吃的?

    他们居然不吃自己等人,还给自己食物吃?

    老原始人的猜想马上就被证实了。

    在给他们盛了食物之后,沙师弟就让人将他们手上的绳子松开,让他们好吃食物。

    看看被松开的双手,再看看眼前的空碗,以及站在身前脸上带着笑意看着他的那个邪恶的首领,老原始人犹豫了一阵儿,伸手指了指眼前的碗,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见到沙师弟点头之后,他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将碗端了起来。

    一来是他真的饿了,二来是这从来都没有吃过的奇怪食物,散发出来的香味一股股的往鼻孔里钻,让他忍受不住。

    老原始人显得有些小心的吃了一口。

    这一小口食物进到嘴里之后,老原始人的眼睛顿时就亮了亮,带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一口饭入口之后,老原始人吃饭的速度顿时提高了两档不止。

    至于恐惧这些情绪,在从未体会过的味觉的刺激之下,直接就被抛到了一边。

    其余几个人的反应跟老原始人差不多,一个个抱着碗吃的稀里哗啦的。

    尤其是那个显得有些瘦弱的女原始人,吃的速度更快,一会儿的功夫,比她随身自带的碗都要大的一碗饭,就已经尽数下肚。

    吃完之后,一边贪婪的tian着碗边沾着的饭,一边带着一些恐惧和渴望的看沙师弟一眼,然后又迅速的将眼神躲开。

    然后又是看一眼,再躲开。

    在部落里生活的时间长了,沙师弟很多地方都受到了韩成的影响,比如现在,就非常的看不下去这些人舔碗的动作。

    当即就走过去将空了的碗从女原始人的手里拿过来。

    就在女原始人以为自己可能会受到惩罚的时候,却惊奇的发现,这个昨天看起来极为邪恶的首领,居然又盛了一碗那种极为美味的食物给她端了过来,示意她继续吃。

    同时手里还拿着两个短短的小木棍,在碗边比划,做出往嘴里刨饭的动作。

    这种棍子不久之前女原始人看到了,这个部落里的所有的人,吃食物的时候都会用这种棍子。

    女原始人本来是不准备用这小木棍的,因为使用起来吃食物将会变得极其不舒服。

    但是现在却不得不使用,因为她有些担心若是不按照这个首领说的最的话,自己不仅仅连这种美味的食物都吃不到嘴里了,就连性命都会丢掉。

    老原始人几个,也都得到了第二碗饭,一个个依旧是吃的稀里哗啦的。

    早上的时候,沙师弟特意叮嘱了做饭的人,让他们多做出一些食物出来,目的就是让这几个人吃的,所以这会儿倒也不用担心这几个人不够吃。

    昨天考虑了很久之后,沙师弟觉得还是沿用部落里一贯对外的做法比较好。

    这个决定做出之后,接下来如何行动就比较容易了,毕竟他在部落里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见过了不少神子在对待外来部落是所采用的办法。

    今天,这一顿的食物就是他仔细的回想了神子之前的做法之后,而模仿出来的。

    现在从这几人的反应上来看,效果是很不不错的。

    果然,没有什么是一碗饭解决不了的,如果解决不了的话,那就再来两碗。

    一连吃了三碗饭,纵然是撑的直打饱嗝,老原始人还是坚持将筷子以及碗边上沾着的菜叶给吃了一个干净,方才显得恋恋不舍的将空了的碗放下。

    三碗饭下肚,老原始人再看对着他笑的沙师弟的时候,已经不觉得他脸上的笑容有多邪恶了。

    相反,还觉得这笑容里面带着一些祥和。

    三碗饭下肚之后,老原始人已经不认为这些人将会将他杀死吃肉了。

    因为如果这些人想要将他们杀死吃肉的话,是不会给他们这么多食物吃的,而且还是这样美味的食物。

    肚子里有了食物,心里没有之前那样慌,渐渐的平静了一些的老原始人看着脸上带笑、显得很是和善的沙师弟,再看看的周围的情景,脑子里渐渐的也有了一些其它的想法。

    他觉得,眼前的这个部落有可能不是那个邪恶的腾蛇部落,因为腾蛇部落的人,对待那些被他们抓到的人可不会这样的友好。

    而且,邪恶而又强大的腾蛇部落的人很多,而眼前的这个部落的人虽然不少,但还是没有腾蛇部落的人多。

    除了这些之外,他们做食物的方法,以及所使用的各种新奇的器具……包括这奇怪的洞穴,都是他之前从未见到过的。

    当初在邪恶的腾蛇部落,他也没有见到过这些东西……

    当一个人过分紧张的时候,很容易就会钻到之前所料想的、最坏情况之中出不来,并由此而忽略边上的种种事情。

    等到放松下来之后,就会发现这其中的种种不妥之处。

    老原始人此刻就是如此。

    沙师弟一直都在留意着几人的变化,见此,就再次让两个原贸易队的人过来尝试着进行交流。

    老原始人肚子里有了食物,心情没有之前紧张,再加上心里面已经有了青雀不是腾蛇部落的猜测,所以这次在进行交谈,要比之前顺利的多。

    他仔细的看着那两个人的动作,体会着这里面的意思,弄懂意思之后,也会一边呜哩哇啦的说着话,一边用手比划着,尽可能的来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相互之间的交谈就这样艰难而又缓慢的进行着。

    不过虽然如此,老原始人却是越交谈越惊喜,越交谈越是停不下来,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更多的消息。

    关于眼前这个部落的,关于消失的腾蛇部落的……

    半晌之后,老原始人坐在地上嘴巴张的大大的,看着面前的沙师弟等一众青雀部落铜山分区的人,满脸都是呆滞的神色。

    不仅仅是他,其余几个从他这里得知了一些事情的人,脸上的表情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

    凶猛而又邪恶的腾蛇部落不是从这里搬走了,而是被眼前的这个部落给消灭了?!

    那可是凶猛而又邪恶的腾蛇部落啊!

    是那个消灭了许多部落,并且将他们逼的不得不离开原来生活了许久的地方,前往陌生的地方去生活的腾蛇部落啊!

    这些人怎么就将那个部落给消灭了?

    老原始人看着沙师弟他们,持续发傻中。

    而沙师弟等人,看着一时间被这样刺激的消息给刺激傻掉的人,脸上都露出了神子曾经说过的、叫做谦虚的笑容,心里一个个别提多爽了。

    虽然打败并消灭腾蛇部落已经是很长时间之前的事情了,但这事情确确实实就是青雀部落做出来的,这时候看到有人因此而惊讶成这副样子,沙师弟他们心中爽快一点都没有减少。

    甚至于比刚刚把腾蛇部落一举干翻的时候,都要爽快。

    而且,可以想象的是,这样的爽快绝对不仅仅是这一次,今后只要在遇到类似老原始人这样的人,他们的这种爽快就会一直持续下去,一次又一次。

    嗯,这就是传说中的吹牛一时爽,一直吹一直爽,足可以吹一辈并爽快一辈子的事。

    面上带着谦逊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的沙师弟,看着眼前这已经吃惊到石化的人,想了想之后,还是没有让那两个原贸易队的成员将去年冬天的时候,神子带领青雀联盟大军,一举拿下同样不比腾蛇部落弱的半农部落的事情说出。

    因为他担心弄明白了之后,这几个人很有可能会惊讶的再也救不回来。

    毕竟他还等着这几个人回去之后,将自己部落的强大,在他们部落进行宣扬,将青雀部落强大而又仁慈的名字传扬的更远,让更多的人知道呢。

    这就是沙师弟仔细参考了韩成对待没有敌意的部落时所采用的办法之后,而采取的行动,以及想要达到的效果。

    要是能够将这个部落以及更多的部落,都弄的跟大部落周围的那些部落一样,等到自己部落再遇到大的敌对部落了,那可以纠集起来的人可就更多了!

    http:///txt/92096/

    。_手机版阅读网址:

    【悠阅书城一个免费看书的换源app软体,安卓手机需google play下载安装,苹果手机需登陆非中国大陆账户下载安装